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小贷公司转型之惑

2017年04月18日 15:40    来源: 农村金融时报     阳爱姣

  小额贷款公司自2005年试点以来,已经走过了11年历程。

  与前期大批涌入的情况不同,近年来,小贷公司面临着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互联网金融平台崛起、市场竞争加剧、坏账攀升、优质客户难寻、融资艰难等一系列发展瓶颈,经营环境较前几年更为严峻。在此背景之下,部分小贷公司因经营难以为继,陆续退出市场,而现存的公司也面临着生存难题。

  数据映射出现今小贷行业的发展面临着成长的烦恼,传统小额贷款公司目前出现了公司数量和贷款余额“双降”的局面:据央行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8673家,较2015年末减少了237家;贷款余额9273亿元,2016年人民币贷款减少131亿元。

  转型与改革迫在眉睫。

  最近的一则消息或许能让许多处在焦虑中的小贷公司看到一些希望。今年3月16日,全国第一家由贷款公司(达茂旗包商惠农贷款有限责任公司)改制而来的达茂旗包商村镇银行开业。

  贷款公司作为银监会批准的三类新型农村金融机构,虽然在性质上与小贷公司有所区别,但是二者同为专门为经济发展提供贷款服务的机构,在业务上有着相似之处,这也是很多时候二者容易被人混淆的原因。达茂旗包商惠农贷款公司的成功转型,或许能给小贷公司下一步的发展提供借鉴。

  发展遇阻:转型迫在眉睫

  在宏观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大环境下,一方面是本就握有优质客户的商业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开始“下沉”小微企业市场,另一方面是在“互联网+”以及科技金融热潮席卷下,互联网金融对小贷公司市场的业务造成挤压。在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和互联网金融的“前堵后截”下,本就参差不齐的小贷公司行业自身正经历着一场“大洗牌”。

  一直以来,银行融资和股东投资是小贷公司获得资金的两大主要渠道,但受限于1:0.5的融资比率和10%的最大股东持股上限,这两种方式远难满足小贷公司的融资需求。

  在融资需求旺盛的温州地区,这一困扰尤为明显。据温州苍南联信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开云介绍,在该公司开业当天,就发放了4250万元贷款。“当时除了1亿元注册资金,我们还向银行融资5000万元,使可贷资金总规模达到了1.5亿元,但不到一个月就全部贷完了。”陈开云说。

  制约小贷公司发展的,不仅是资本金规模。作为政府推进普惠金融发展的一环和将民间借贷“阳光化”的尝试,小贷公司虽然一直从事着放贷业务,其身份却是一般工商企业。

  “小贷公司的身份定位是不明确的。说是做金融业务却又没有获取金融机构的同等税收政策和相关待遇;说是一般企业,却又按照金融业进行监管,但在不良资产的处置方面都未按照金融企业来对待,计提的风险拨备也得不到税务部门的认可。法院、公安部门对小贷公司的诉讼请求和立案申请也作为一般企业债务纠纷民间借贷处理。”苏州小额贷款公司行业协会秘书长许华柱此前在接受《农村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一边是自身发展受限,一边是经营环境前后受困,小贷公司纷纷酝酿转型,改制为村镇银行一直是许多小额贷款公司考虑的转型方向,但至今没有先例。而随着包商惠农贷款公司转型为达茂旗包商村镇银行,让小贷公司“升级”村镇银行有了更多期盼。

  转型村镇银行:打铁还需自身硬

  由于并非金融机构,且融资渠道有限,大多数小额贷款公司在创办之初,就琢磨如何顺利改制为村镇银行。

  “从政策上说,小贷公司转为村镇银行是没有障碍的。如果小贷公司自身经营机制优良,加上有充足的客户需求,改制成村镇银行后,其发展前景还是不错的。”陈开云表示。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杜晓山看来,小贷公司经营状况的优劣,以及主发起行在并表管理、服务支持、风险管控和监管联动方面的作用,是小贷公司能否转型村镇银行的关键衡量指标。

  他认为,与小贷公司相比,在治理结构、风控管理水平、吸储能力等方面,监管部门对村镇银行的要求更高。因此,小贷公司首先要把团队建设好、风控管理好、机制建设好,在信贷投放方面坚持小额分散的原则,做到“小而精、小而特、小而强”。“苦炼内功是小贷公司转型为村镇银行的前提和关键,只有在自身经营状况良好的前提下,才能在转型之后的路上走得顺畅。”杜晓山说。

  同小贷公司一样,贷款公司能够转型最关键的还是自己实体的提升。达茂旗包商村镇银行的成立,就是其前身“内功修炼到位”的结果。

  成立于2007年的达茂旗包商惠农贷款公司,定位是扎根县域,支持“三农三牧”,深耕细耘,为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填补金融服务。经过10年的发展,该公司金融服务全面覆盖达茂旗七镇、两乡、三苏木、372个自然村,累计发放各类农牧民贷款23亿元,共计6万余笔,直接辐射带动人群达4万余人,惠及了达茂旗常驻人口的45%,有效地实现了普惠金融的要求和创新服务县域经济的工作目标。

  然而,随着近年来达茂旗地区各类基础设施建设快速完善,地方经济发展势头强劲,特别是农村牧区、小微企业的金融需求日益旺盛,金融需求也更加多样化,但大银行对“三农”支持有限,难以完全满足农牧区及小微企业旺盛的金融需求,达茂旗贷款公司顺势转制成为了村镇银行。

  达茂旗包商村镇银行相关负责人对记者介绍,转制为村镇银行后,达茂旗村镇银行资本金由3000万元增至1亿元;包商银行出资额由3000万元提高到6900万元,持股比例由100%下降为69%。“包商银行从贷款公司的唯一股东变为村镇银行的第一大股东。下一步,包商银行将引导村镇银行董事会建立健全各项委员会,设立风险委员会,实现全面风险管理,同时设立薪酬委员会,建立高效的激励约束机制。改制为村镇银行,可以通过公司‘三会一层’的制衡机制,有效控制风险,实现长远、健康发展。”他补充道。

  上述负责人还表示,该行将继续坚持支农支小,服务“三农三牧”的定位,结合达茂旗当地产业特色和风土人情,打造具有民族地域特色的产业链,如羊肉、瓜籽、土豆等农产品产业链,支持农牧业产业结构升级,助力牧区特色产业发展,侧重民族用品加工、特色旅游支持等方面。

  多元化改革:条条大路通罗马

  但我们也应该看到,改制为村镇银行并非小贷公司改革的唯一出路。

  业内有专家表示,改制为村镇银行,又会面临着银行控股、吸储难度大、贷款只能按银行利率发放、盈利能力有所下降、管理成本可能上升等难题,基于此,部分小额贷款公司对改制为村镇银行的兴趣也并不大。

  “并不是小贷公司发展好了,就一定要转为村镇银行。”温州市金融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在他看来,小贷公司转为村镇银行,不仅是为了拓宽融资渠道,更重要的,是推动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教授高晓燕认为,除了改制为村镇银行,小贷公司还可以积极与村镇银行合作,二者优势互补,对农村地区的金融发展和农户、小微企业融资将更加有利;同时也可以鼓励小贷公司转变为金融公司。

  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的观点更为直接。她认为:“市场永远需要小贷公司,但是我不主张小贷公司转型村镇银行。”她表示,这主要出于风险的考量。

  吴晓灵认为,小贷公司发展的路径应该分为三步,第一步是用自己的钱和少量借债发展的小贷公司,第二步是成为吸收大额存款的金融公司,第三步才是成为吸收小额存款、办理结算的商业银行。这一过程可以参考香港“接受存款公司——有限持牌银行——持牌银行”的模式,而这不仅需要较长的时间完善公司的风险管控、管理,更是需要达到一定的资产规模。

  随着经营压力的陡增,有的小贷公司则着重在自身业务上谋求创新。其中部分小贷公司开始瞄准“双创”科技型企业与团队,在促进科技与金融相融合的同时,也帮助自身走出困境,寻求广阔的发展空间。

  2016年以来,科技型小贷公司悄然兴起,仅2016年上半年,成都就有6家科技小贷公司陆续获批成立。此外,南京金融办也在积极牵头探索设立科技小额贷款公司,服务省内创新创业企业以及小微企业。有从事创投服务工作的人士认为,“小贷公司‘投贷联动’有效改进了科创投资的方式,投贷结合下,小贷公司可以用更多的投资收益去应对贷款业务中存在的风险。”

  而从融资层面来看,不良贷款的上升导致资金周转困难,行业资本运营效率低,融资困难也限制了小贷公司的发展与规模的扩大。有学者认为,资产证券化及资产收益权转让模式是小贷公司获得融资的一条必然并且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对于小贷公司该向何处转型,毕马威在《经济下行环境中小额贷款公司的困境与应对》中建议,一方面可以考虑“大而全”的发展模式,以金融集团方式发展不同的业务板块,如金融租赁、保理、金融咨询服务等业务,通过资源整合创造新的盈利模式;另一方面,可以考虑“小而美”的发展模式,趋向微小信贷业务,针对不同客户群体提供小额分散的授信服务。


(责任编辑: 蒋柠潞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